乐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乐居小说网 > 蕊清欢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酒品太差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酒品太差

兰溪园内,赵蕊姬扯着赵雍在院里花架下坐定,早早得了吩咐的青杏亲去外头酒楼定了一桌,此刻还在回府的路上。

吩咐红袖去父亲房里讨几壶好酒来,赵雍拦住了她,道他房里有几坛别人送的好酒,不妨拿出来庆贺。赵蕊姬柳眉轻挑,目光深邃地瞅了眼赵雍,随后嘱红袖去蔷薇园取酒。

“阿雍可觉着赵府如何?”赵蕊姬搭在石桌上,手撑头颅看赵雍。这一年多,她从父亲、苏清辞那拐弯抹角了解了不少朝中局势,各大王府、诸侯世家中,年龄与阿雍相仿的不过七八人,但位居世子位的,只南临城临昌王府世子林霄和西北武邑王世子秦楚轩两位。阿雍身量不似北人高大威猛,且口音颇有南边委转绕梁之意,故而十之八九是临昌王府世子无疑。

赵蕊姬虽猜测到阿雍的身份,但他不愿说,她也就不勉强,今日闲来无事,便想着同阿雍聊聊他对赵府的看法,自己毕竟是局中人,日后行事起来难免有失偏颇。

赵雍看着星眼熠熠盯着自己的赵蕊姬,心跳有片刻漏神。借开扇的瞬间,赵雍悄悄移开眼神,看着远处天空晦暗不明的月色,悠然道,“阿蕊问这话,可是害怕我对赵府有企图?”

这人,聊个天而已,非得这么扫兴么?

撇嘴、扭头,喝茶望天,赵蕊姬一气呵成,鼻翼里还隐隐哼出一声,似是对赵雍方才那句话的回应。

赵雍回头莞尔,不过是开个玩笑,她就炸呼呼的,日后可怎么同赵府那些虎豹财狼般的旁支争斗。他虽来赵府不过一年之久,也未曾与赵府旁支有过照面,但从暗卫收集来的消息看,当年赵老夫人携二子对抗赵家宗族,那可是惊心动魄的一场大戏,若不是最后淮阳郡主撑了一把,只怕赵府如今当家作主的就是京城里的那位侍郎了。这也是他今日下午在助她审讯丫鬟时特意点了句,让她提防赵家四爷。

“同你开玩笑罢了,区区赵府,还够不着本公子来企图。赵府虽是河西大族,但自你曾祖父一辈起就已在走下坡路,到如今,若不是忌惮京城赵侍郎和老夫人与淮阳郡主的关系,只怕赵府早已被河西其他家族拆骨入腹了。故而看着荣光依旧,实则岌岌可危。”赵雍如实说了自己的判断,赵府表面看着平静,实则抵不住外院暗潮涌动,赵蕊姬若真有心重振赵府,此路只怕艰难重重。

虽只赵府是绣花枕头,但被赵雍当面点破,赵蕊姬依旧有些挂不住脸。上一世,她在李昌悦书房听得他同旁人论起赵府,才知赵府在二叔手中败掉了三分之二的家产,就连当初扶持二叔上位的四叔也是步步紧逼,想要重返赵府掌家。二叔走投无路,妄想联合李府,在四叔的产业上做手脚,以期绊倒四叔。原本事情进展顺利,奈何李昌悦起了异心,一面同赵蕊芯卿卿我我稳住二叔,一面暗中与四叔勾连,想以赵家祖宅投石问路,博得赵侍郎欢心。

那时,她想不明白二叔为何不找妹夫苏清辞和苏府,而要找隔了一层的李昌悦,如今回想,定是当年苏清辞瞧不上赵蕊芯做派,不愿同流合污,苏府本就与苏清辞不睦,定然不会为了个不受宠的儿子媳妇涉险。

如今,她既然重生了,那便不会再让上世之事再发生,所以,拿到掌家之权是她第一步要做之事。眼下祖母已许了她随张妈妈和母亲学习掌家,她只需用心研习,待时机成熟之际,再拿下赵府管事之权,断了二叔的念想。

回头,赵蕊姬欲再问赵雍化解之法,眼角瞥见一道淡如水的牙白衣袍,立即噤了声。抬眸,苏清辞摇着画扇踏步而入,脸上是瞧不清思绪的平静模样。

“小姐,奴婢方才去蔷薇园西厢房取酒,遇见苏公子,公子得知赵雍公子与小姐在兰溪园喝酒,便跟了过来看看。”红袖自苏清辞身后拐出,快走了几步,蹲在院里朝赵蕊姬禀报。

红袖悄悄觑了眼若无其事的苏公子,心中暗诽,她明明已是放轻了脚步声,没想到取完酒刚走至院内,被开窗的苏公子看了个正着。想着苏公子是个清冷之人,日常也是滴酒不沾,红袖便没防备,见他问及,便如实相告了来意。哪知人家就等着她的话,顺势就提出也要来讨一杯酒喝,她是奴婢,自然拦不住也不能拦,领着他往兰溪园来。

“无事,你去看看青杏到哪了,催催酒席,顺带再去烫壶好茶来,否则光有酒没得菜,干喝实在没意思。”赵蕊姬摆手,她今日开心,多个人陪喝也能多一人聊天,她只担心苏清辞不能喝酒尽不了兴。

“不必烫茶了,我带了两壶好酒,正好与赵兄对饮。”苏清辞伸出搭在身后的手,两个黑不溜秋的壶状物在夜色下晃悠。赵蕊姬吩咐丫鬟烫茶,他心知肚明那茶是给自己的。

他不是滴酒不沾么?且祖母也嘱咐了,头疾切忌饮酒,怎他房里还有酒。赵蕊姬狐疑地看他,嘴上止不住埋怨起来,“祖母吩咐了,你还在病中,不能饮酒。”

“偶尔小酌一杯,不妨事的,我的身子我知道。”苏清辞自顾自地在赵蕊姬一侧坐下,将将好将她夹在中间,缓调娓娓说来,听着有一股蛊惑人心之感。

赵蕊姬瞪了他一眼,伸手将桌上的酒壶挪至阿雍这一侧,声音染了丝薄怒,“不行,祖母同我好不容易将你的身子治疗至今,怎能因为一时贪欢而坏了多日心血。今晚,你要么老实坐着喝茶,要么现在打道回蔷薇园。”

赵蕊姬忆起这两年多自己殚精竭虑地随祖母为他的头疾奔波,还拼上闺誉伺候他药浴,若因为今晚的放纵而毁于一旦,她会委屈至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