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乐居小说网 > 蕊清欢 > 第40章 第四十章寿宴图

第40章 第四十章寿宴图

十余日过去,老夫人携张妈妈去了趟蔷薇园寻苏清辞,三人在东厢房密谈半响。出了蔷薇园后,张妈妈嘱丫鬟护送老夫人回寿康堂,自己则拐去了兰溪园。

“所以祖母的意思,是此事就此作罢?二叔和二婶母那头也不再追究?”赵蕊姬躺在榻上,气若游丝地问立在一旁的张妈妈,满眼不解。

“毕竟没有确切的物证,单凭几个丫鬟的攀咬,老夫人无法给二爷夫妇定罪,只借老夫人寿诞的名头罚二夫人抄写100遍佛经。大小姐,听妈妈一句劝,此事牵连甚广,咱们又无实质性的证据,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为好。苏公子那头,老夫人也已劝说妥当,此事就此揭过。”张妈妈看着苍白无血色的大小姐,心中不免一阵心疼。女子月事之痛,她是感同身受的,年轻时的自己也没少遭罪,没想到蜜罐子里长大的大小姐也免不了此难,当真是可怜。

“小姐,奴婢家乡有一偏方,若用益母草加姜片煮蛋服下,可舒缓月事之痛。”

赵蕊姬眼皮猛掀,自己今日同祖母说的是身子不舒服,未曾提及来月信之事,张妈妈是如何得知。

“屋内腥气重,虽说开窗通风是好的,但小姐还需注意别吹了风着寒,会加重疼痛的。夜间也可让丫鬟烧了姜水泡脚,暖暖身子。”张妈妈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赵蕊姬抬手抚上小腹,借掌心之热缓解疼痛,“多谢张妈妈,既然祖母已有定论,我自然不再有异议。您刚提及寿诞,祖母的寿诞应当是在下月二十一吧!”

“正是,因不是整寿,老夫人决定请几个亲近的本家来府里热闹一番即可,就不浪费钱财铺张了。大小姐,既然您这头无事吩咐奴,那奴就先告辞了,老夫人那还等着奴回话呢!”张妈妈见她主动转至其他话题,深知此事尘埃落定,便起身告辞。

待张妈妈走后,赵蕊姬吩咐红袖去药方寻益母草熬汤去,又唤过青杏嘱托一番,方才昏昏沉沉睡下。她今日乃是第一回来月信,上吐下泻折腾了大半天,又硬撑着同张妈妈说了番话,此刻早已累得虚脱,哪怕小腹依旧阵痛不已,赵蕊姬还是昏睡过去,直至夜幕临下才转醒。

喝过按偏房熬的汤和鸡蛋,赵蕊姬觉着小腹舒服许多,这才倚着软榻询问青杏安排得如何。

“小姐放心,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且绝对叫人查不到是咱们散布的。”青杏保证道。

“好,接下来咱们也要有意无意漏出点破绽出去,将流言坐实了才行。还有件事,你按我的吩咐去办,切记,任何人来问,你就说是我家小姐嘱咐的,其他一概不知。”赵蕊姬拉过青杏耳语一番,这一回,她定要给二婶母一个痛击。

兰香园里,赵蕊芯正抻着手由小丫鬟给她涂丹蔻,听得丫鬟禀来消息,微扬脑袋,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她不是贯来说自己手指笨拙,拿不得绣花针的么?怎这次这般热心,要亲自给祖母绣寿喜图了。你当真听清了?”

“千真万确,奴婢是同厨房的万厨娘打听到的,她有个远房侄女在兰溪园做洒扫丫头,虽近不得主屋,但能察到青杏她们的进出动作。下午之际,那丫头亲眼瞅见青杏抱着线盒布匹进了主屋,两手空空出来的。”丫鬟信誓旦旦地说,并偷偷觑二小姐的眼色。

这么说来,赵蕊姬那丫头是当真要给祖母绣寿喜图了。虽说这次来的宾客不多,但几位本家的老夫人皆会到场,若当真叫她抢了风头,自己这么多年在族中精心经营的贤惠孝顺的名声只怕要被压一头。不成,决不能让她有这机会。赵蕊芯眼中闪过狠色,唤了贴身丫鬟一顿吩咐,暗忖该如何赢下这一场。

时间很快到了老夫人寿诞这一日,赵府里挂了红绸,并在寿康堂摆了几桌。来客不多,老夫人觉着自己年纪大了,想念与老姐妹看戏饮茶的日子,故而打发儿子给几个本家的老夫人下了帖子,将她们接进府来听戏。

就连苏清辞喝赵雍,都被老夫人请了出来,道他们整日不离蔷薇园,今日府中热闹,着他们一道看戏。俩人未曾拒绝,领了话按时在席中坐下。

戏班演出过半,寿宴开始,晚辈们依照长幼秩序给赵老夫人献礼。轮到赵蕊姬时,她嘱青杏在众人面前展开一副佛祖赐蟠桃的寿喜图,绣技针法虽说不上顶尖,图案花色配得倒是极得当,远远瞧去,佛祖周身仿佛真有佛光隐现。

众人纷纷称赞,就连一向在绣品方面严苛的赵秦氏老夫人也止不住赞赏,扭了头同老夫人赞叹,“老姐姐,你这丫头养得好,有巧思,绣技虽不甚熟练,却懂得扬长避短,是个妙人儿呀!”

老夫人极为受用,但面上依旧装作不堪受赞的模样,笑辞道,“大妹子快别赞了,这丫头也就会捡些旁道讨巧罢了,哪里比得上大妹子家的那几位姑娘,个个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

话虽这么说,老夫人唤过翠喜,吩咐她好生收起来,过些时日找个大师装裱,挂在寿康堂的正厅。

翠喜应声,正要去接青杏手中的图,忽听得二小姐一声姣喝挡了进来,只得停住动作看她。

“祖母,姐姐这幅图,恐有不妥。”赵蕊芯起身,端茶往青杏的方向去。还未等老夫人问出口,她却一个趔趄,手中的茶水不偏不倚,全数洒在绣图上。

水渍晕开,原本色彩鲜艳的绣图开始晕染,继而模糊,最后只剩下银色图案在其中,颜色却是斑驳不堪,瞧不出形态。

众人倒吸冷气,吩咐扭头看向赵蕊姬。此刻的赵蕊姬,嘴角含笑,一杯茶端在手中,气定神闲地看着赵蕊芯,仿佛这事与她丝毫不相干。

赵蕊芯那一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故意的,赵蕊姬自然没错过。原本赵蕊姬还在想,若她不出手,自己该想什么办法激她出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