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乐居小说网 > 蕊清欢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诊脉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诊脉

竹园内,张云中正同妻子闲聊。他昨日跪得久,膝盖於伤严重,正好趁此赖在院里。赵蕊姬进入竹园时,入眼便是琴瑟和鸣的夫妻俩在绿树花架下的躺椅上浅浅闲聊,树梢还有鸟儿在嘀叫,阳光透过叶隙笼罩住两道身影,如梦似幻。

门口的两人看呆了,怔在当下几瞬,及至赵欢慈抬头望见两姐妹,浅笑着招呼她俩进院。

“玉环和阿蕊怎不回去歇息会?今早一大早就赶回来,此刻应当累坏了吧!快坐下歇息会。”赵欢慈起了半个身子招呼俩人,又偏头吩咐丫鬟搬来两张躺椅,以供休息。

赵蕊姬却不愿一人去躺藤椅,揪着空档,她往姑母的藤椅中挤了进去,如水蛭般赖在姑母身上。赵欢慈笑呵呵地推了推侄女,见她将自己抱得死死的,还使劲往自己怀里埋头,顷刻间母爱上涌,她揽住侄女,贪婪般嗅着发香,眼中浮现一丝黯然。若是当年没有出意外,那个孩子只怕也能蹒跚着唤母亲了。

见赵蕊姬窝在舅母怀中,刘玉环一脸艳羡,自己母亲是张家大小姐,自小就是按照大家闺秀教养长大,行事端正有余,灵泛有度,只是落在自己身上,便是无跳脱之可能,更别说出格之事。像此般与长辈亲昵耍赖之行径,她也只敢偶尔在外祖母身旁施展一二,且还是母亲不在场之际。

虽艳羡,刘玉环却并不嫉妒,待丫鬟将躺椅安置好,便捡了个靠近二人的位置也躺了下来,听俩人闲话。才听了几句,却听得阿蕊就将话题转至了二舅身上。

“姑丈,听闻老夫人同余府老夫人交好,阿蕊前日初入岷江城就曾听路人赞过余老夫人不凡过往,甚是好奇,姑丈可知其中详尽?”赵蕊姬自姑母怀里露出半张脸,睁着圆澄澄的清澈眼睛问姑丈。

张云中正暗叹俩侄女坏了他与妻子静谧美好的闲适时光,忽听得赵家侄女问及母亲的故交余老太太,一时未反应过来,反问一声,“余老夫人?阿蕊问这作甚?”

赵蕊姬见姑丈的神思还未转过来,只得又重复一遍,复又盯着姑丈看。

见得侄女目光灼灼,显然是对这位余老夫人的事迹颇为好奇,张云中不疑有他,挑重点将自己知晓的消息娓娓道来,末了还不忘感叹一句,余老夫人当真是豁达女子,那般艰难之下都能力挽狂澜,领着余府自谷底翻身,真真是位有勇有谋,又不失胆色的女中典范。

赵蕊姬没想到姑丈对余老夫人评价如此之高,不过在其中她倒是抓住了一点有利之点。既然余老太太豁达直爽,是个不拘小节之人,想必自己若揣着一颗赤诚之心去同老夫人恳求,她定然会答应的。正好玉环表姐提到余老太太近日身子不适,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虽还未经验证,但尝试一番也未尝不可。不过自己贸然上门只怕不妥,倒是可以借姑母的名义一用。

回头抱住姑母,赵蕊姬娇娇道,“姑母,这余老夫人好厉害,不过听闻余府近日在城中延请名医,也不知是出了何事。”

赵欢慈极少出府,又不爱听下人嚼舌根,故而对外府之事一概不知,听得侄女问起余府之事,她只得偏头望向夫君。

接收到妻子的求救,张云中开口解围,“余老太太年纪大了,总有些毛病积弊在身,前些日子头疾发作,疼得茶饭不思,连母亲都寻了空档前去探望,据说消瘦得不成模样。余府人素有孝心,故而费尽心思寻访名医,以期能减轻老夫人的痛楚。”

赵蕊姬心中一喜,但她不便在面上表露,免得旁人以为她对余老夫人不敬。略一思索,赵蕊姬装作无意道,“头疾这病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的,但疼起来着实要人命。之前淮阳郡主的外孙,苏公子寄居赵府时,就曾痛晕过去,若不是祖母一套针灸技法下去,只怕人都疼傻了。姑母,祖母真是个厉害的医手呢!”

此刻张云中总算明白过来,阿蕊这一连串的询问是为何,一切都在这等着呢。不过岳母的医技他曾在妻子口中听闻过,年轻时岳母曾是享誉延庆的女医者,后因朝代更替,当朝不喜女子抛头露面,这才安心归于后宅,叫人渐渐遗忘了她那一手上乘医技。

但张云中初始以为这只不过是妻子仰慕母亲而夸大的话,没想到连淮阳郡主都放心将唯一的外孙交予岳母诊治头疾,想来妻子过去的话并未作假。自家母亲与余老夫人交好,若自己能请得岳母出山,为余老夫人治好头疾,或许能缓和母亲对阿欢的偏见。

思虑到此处,张云中看向妻子,目光轻柔如水,隐隐还含有一丝期望,“阿欢,岳母的身子,可能前来为余老夫人诊治头疾?”

赵欢慈摇头,并白了眼夫君,早间阿蕊才提起过母亲因自己的事眼疾加深,这身子骨定然禁不住马车颠簸,这才不过两个时辰,他就忘了,还妄图请母亲出山为余老太太诊治,未免有些过于冷漠了。

张云中这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当即结结巴巴道歉,幸而赵欢慈并未同他深究,白眼之后就低头同侄女闲话。

只是这话正中赵蕊姬下怀,只见她撇了姑母的话语,抬头同姑丈搭话,“姑丈,祖母只怕是不能前来,不过阿蕊不才,随祖母学了几年医理,祖母为苏公子诊治头疾时,是阿蕊打的下手,诊脉施针抓药,皆有实操。若姑丈不嫌弃,阿蕊愿为余老夫人解忧。若阿蕊当真瞧不出所以然来,也可去信请教祖母。”

张云中见阿蕊自告奋勇,虽有些犹疑,但听得她说苏公子已全然大好,且遇问题会写信回去请教,并不会趁匹夫之勇,便放了心思,点头同意。

“我先回禀了母亲,再派人去余府递帖子。阿蕊若需要准备何物,可随时吩咐流烟去采办。”知晓看诊需准备许多,张云中干脆将自己的贴身小厮拨给了赵蕊姬调遣。

赵蕊姬自然俏声应下,只是她还有些顾虑,若此事叫张老夫人知晓,怕是没那么容易成行。此刻,赵蕊姬终于知晓上世姑丈那般珍爱姑母,两人最终还是走到分道扬镳的境地,可不就是这愚孝所致。若这世不将姑丈这陋习纠正,即便姑母生下子嗣,两人还是会在众人挑拨下渐行渐远,届时姑母又会陷入前世的郁郁寡欢之中,落得同上世不差一二的结局。

只是这种习惯,只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纠正的,必得有一痛彻透骨的事件才能唤醒,眼下还是先将姑母带离张府为上。

有了姑丈张云中的斡旋,第二日,余府的回帖便送到了张府,邀请赵欢慈携侄女前去赏荷。看诊需要之物也很快备齐,只是在去余府看诊前,赵蕊姬还有一事要做。

兰园里,赵蕊姬与刘玉环并桌坐在窗下,下首站着两男子,其中一位稍年长,胡须灰白相间,一幅智者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