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乐居小说网 > 蕊清欢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诊脉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诊脉

稍年轻的男子朝刘玉环拱手,“刘小姐,我家老爷命小人寻来胡大夫,胡大夫擅女子病症,尤以诊脉护胎最为擅长。老爷嘱小人传话给小姐,小姐出门在外,但有需要,可随时去信,老爷万死不会辞。”

见荣叔叔这般客气,刘玉环抬手让男子正身,并嘱咐丫鬟递上鼓囊囊的钱袋,“多谢荣叔叔,此番事虽小,却是需要费不少心力,你也辛苦了。还请帮忙带句谢意给荣叔叔,就说待我回家后,定会在父亲跟前唠叨几句,不让父亲因事务而忘了当年同程之谊。”

那仆从见她如此说,道了谢后收下荷包,转身退出雅间。

“胡大夫,不知荣叔叔可曾同你提及过此行岷江城的缘由?”见仆人离去,刘玉环转向年长的男子,代赵蕊姬问出口。

“荣大人有提过一二,刘小姐放心,老朽知晓该如何行事。”老者上前一步俯身,恭谨道。

“胡大夫不必拘谨,我们此举也并无他意,只希望胡大夫在诊治后按实禀告即可。”赵蕊姬接了话,虽然她希望能借此事带走姑母,但若当真是自己误判,她也有其他法子,故而不想胡大夫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扯谎,平白将荣大人牵扯进来。

胡大夫应声退下,随丫鬟去偏房等待召唤。

“阿蕊,此事,你想怎样安排?大舅母那般谨慎之人,只怕不会轻易让咱们的人去给她诊脉的。”瞅着大夫离开,刘玉环偏脑袋问。

“自然不能由咱俩或是姑丈姑母提出,我是有个法子,但需要表姐配合。”

“好说好说,阿蕊只管吩咐便是。”

“我记得,表姐的母亲自生下表弟后,已有五年光景没有动静,既然这胡大夫擅此类病症,正好可叫他给夫人瞧一瞧。一来若能调理好夫人的身子,喜得佳讯,二来也可借此引起大夫人的注意,届时不消我们述说,只怕大夫人会主动找上门来,请胡大夫前去相看。”

“这法子虽不错,但眼下咱们没那么多时间等待,且我父亲远在泗州,如何得来佳讯呢!”

“所以,咱们不必等那么长时间,我前两日见夫人面色苍白,唇色黯淡,显然是血亏之症,且几步路就隐隐有虚汗,双手也时有捧腹,可见腹部有寒症。咱们只需将这些信息透露给胡大夫,由胡大夫出面给夫人开几剂药调理一两天,应当就会有好转之势。届时表姐寻些与自己不相干的人在府外药铺中提及胡大夫善名,尤以大夫人的仆人在买药的当口,彼时又有夫人一番举荐,此事自然就能成。”

赵蕊姬没想瞒着刘玉环,况且此事还需她帮忙成事,故而直接将自己的计划合盘托出,并嘱她此计切不可同第二人说起。刘玉环听得她任务艰巨,当即兴奋应下,还让赵蕊姬不用忧心,自己定会按照她的嘱咐安排妥当的。

待一切安排妥当后,赵蕊姬安心窝在姑母的院子里等待消息。且在等待消息之际,陪同姑母去了趟余府。在进行一番问切之后,赵蕊姬发现余老夫人的病症并不严重,只是因一些俗世之事引起癔症,加重了头痛罢了。依着记忆给余老夫人扎过几回针后,赵蕊姬还开了几服药材,并言及老夫人需得离开余府,去一僻静之处静养半月方才能痊愈。

只是余老夫人并不愿离府,经众人劝说后才勉强同意。偏头深深看着来探望她的老友,余老夫人起了心思,故意用落寞语气话道,“别人暮年都是子孙绕膝,热热闹闹的过活,我倒好,只能孤零零一人在僻壤喝茶数石子。静思,不如你同我一起去吧!咱们姐俩这么多年也没好好同处一处,连平日里说话都是掐着时间。正好趁此机会,咱们撇一撇子孙们的那些糟心事,快快乐乐过自己的痛快日子,怎样?”

静思是张老夫人的闺名,张府这次来赴宴的,除赵欢慈姑侄俩,还有张老夫人,只因她并不太信任赵蕊姬的医术,更怕她童言无忌惹恼了故交,致使两府交恶。

张老夫人没想到姐妹会突然提及自己,还让自己陪她一道静养。只是这静养需得远离府中,以自家后宅鸡犬不宁的情形,只怕难以丢下离去。况且听闻大媳妇今日也请了名医诊治,不知结果如何。但姐妹难得相邀,直接拒绝只怕不妥。思及此,张老夫人斟酌着答,“你就会折腾我,年轻那会儿就如此,如今都是当祖母的人了,还如此,也不怕子孙笑话你。”

“谁敢笑话,看我不撕了他的嘴。不过静思,咱们都是半个身子入土的人了,日后还不知有多少日子可以此般潇洒,不如就趁此机会放松一把,咱姐俩好好唠唠嗑。”余老太太精眼扫过屋内众人,还特意在自己几个子孙面上略有停留。

“此事不难,只是你也知晓我屋内几个都不是省心的,这样,你先行一步,待我处理完屋内的那些事就来寻你,可好?”张老夫人实则也有些心动,故而并未将话说死。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你家到底是何事引得你如此放不下心,不如说出来,让老姐妹给你支支招。”余老夫人爽利道,余家后辈皆敬重她,故而她并未过于操心后宅之事,此刻听得老姐妹提及家中难事,一时起了好奇的心思。

张老夫人目光扫过屋内皆垂头的晚辈,最后停留在二媳妇脸上,沉声道,“叫老姐妹看笑话了,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也算不上大事,就不说出来惹你烦忧了。”

见姐妹不说,余老夫人倒也没坚持,转头吩咐赵欢慈姑侄留下来一道用膳。赵欢慈欲拒绝,还未开口便被婆母截了话。

“你今日陪着我们说了半响的话,又思虑了许多病症之事,还是早些歇息为好,怎好叫她们姑侄俩再扰你清净呢。还是待过些日子你头疾好转了些,再让她们来拜访你,岂不两全。”

赵蕊姬撇嘴,张老夫人还真会那自己当人情,偏生还将这人情揽在了她自己身上,却又叫人挑不出话来。

这下,余老夫人只得放她们离去,并嘱婆子好生护送出府,还约了三日后再来。onclick="hu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