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乐居小说网 >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温知羽霍司砚 > 第33章装

第33章装

温知羽躺在被窝里,看不见女孩的打量。

配合霍司砚这个身体素质,事后总是累人的很,没一会儿,她眼皮子有点打架。

温知羽就闭上眼睛准备睡休息了。

女孩过来,那也不能影响她睡觉。

而女孩半天没见被团有动静,终于起了身,去找房间里的霍司砚。

一进卧室,她就听到了沙沙的水声。

霍司砚在洗澡。

女孩走过去,摁了门锁,浴室的门没锁,她大胆的打开了,可惜看见的是霍司砚洗完穿睡衣的一幕,不过她还是隐隐约约看到点背影。他听到响动,懒懒的暼了她一眼。

女孩脸蛋红到不能再红,粉粉的,少女的味道。

霍司砚也没有开口谴责她的行为,只是转身走了出去,女孩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客厅,她小声的开口说:爸爸。我想喝水。

霍司砚微微挑眉,转身给她接了一杯。

只不过接水的时候,就有双小手搂住了他的腰,轻轻的、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他的腹部。

爸爸有腹肌。她甜甜的笑,尾音上扬,显得有点色气。

那双手想往下走。

霍司砚饶有兴致的看着,没有阻止,随口问道:真是怕鬼?

怕呀,好怕。女孩紧紧的抱着他,把头靠在他的背上,好吓人,我一个人都不敢睡。

霍司砚淡笑道:不是想跟爸爸睡?

跟爸爸一起睡觉,那我就不害怕了。女孩的脸蹭了蹭他的背,说,爸爸肯定很厉害。

嗯?他心不在焉发一个鼻音的时候,撩拨人的意味就格外明显。

爸爸,我好怕被你欺负到起不来。

霍司砚道:你还小。

他俩一直在对话,温知羽根本就没有睡着。她自诩还算了解霍司砚在拒绝和接受的语气差别。

这句你还小,拒绝看似拒绝,只不过,他语气里面的拒绝味道,却没有那么明显。女大学生,也不小了,干什么都合法。

霍司砚这是给自己披上了正人君子的外套,他这么说,女孩要是还坚持,那就是是女孩非要的,他无奈配合。

只不过,温知羽还以为,他俩早就有什么了。没想到居然没有。

擦枪走火的那张纸,到现在才算半破不破。

女孩弯起眼角,说:爸爸,我可以用嘴。

霍司砚终于转过身,多看了她几眼。

你是我爸爸,给我喂奶,天经地义。女孩知道霍司砚感兴趣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亮亮的,说。我先去洗个澡。

温知羽一直到女孩进了洗手间,她才掀开被子,看到霍司砚的脸时,微微一顿,他显然是感兴趣了,眼底有几分盎然。

她用被子盖着身子,问他说:今天晚上我住哪?

他俩动静闹得大,她肯定睡不着的。而且,虽然她跟霍司砚也不咋清白,可当面看一个抱着她弄的男人,跟其他人干得天翻地覆,她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霍司砚看了看她,沉思状:给你另外订一个房间?

温知羽觉得可以,她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把衣服给穿好了,霍司砚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忙活一阵,然后在他面前站定,说:走吧,订房间去吧。

霍司砚往洗手间扫一眼,注意力全在洗手间那位身上,淡淡说:你自己去订。

好的,那你先把钱给我。

霍司砚道:自己先垫。

那可不行。温知羽皱眉说,你赖我帐怎么办?

他对她那么抠。而且他不一定会记住这种小钱。

霍司砚收回视线,终于认真的打量了她两眼,说:看见我手机在哪了?拿过来,给你转账。

温知羽看了看四周,看到他手机以后,递给她,转了不小一笔。

霍司砚意味深长道:给你多少钱。就订什么档次的。别给一万订五百。

温知羽:……

她说:我不会这样的。

订完把房间号发我。

酒店不同档次跟楼层有关,通过房间号,差不多就能知道订的是哪一档。

温知羽很快下了楼,订了间豪华大床房,就进去睡觉了。

女孩从洗手间出来时,霍司砚正曲着腿,在沙发上坐着。

她披着个浴袍,里面真空。

爸爸,我洗完了。洗完澡,她的眼睛更加湿漉漉,然后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来。

她刚刚伸出手想给他解皮带,霍司砚坐着居高临下看着她。

皮带开了,她手想往过分的位置移去,霍司砚伸手挡了挡,说:现在没兴趣。能喝酒么?

女孩眨眨眼,说:酒量不太好,上次一点就醉了。

上次那不是装醉?霍司砚道。不过装得挺到位,确实能激起人的保护欲。他倒是愿意配合她欲擒故纵的把戏。

女孩说:怕我这次喝醉,唐突了爸爸。

勾引这事,霍司砚虽然看上去挺冷,但挺擅长,他微微勾着嘴角说:爸爸愿意,让你唐突。

几分钟以后,有人送酒上来。

霍司砚醒完酒,刚喝一口,女孩就说:我想尝尝爸爸的。

他大方的把酒杯递给她,看着她看似在喝酒,眼神却柔柔的一直看着他,她喝完酒,把杯子还给霍司砚:爸爸喝过的酒真好喝。

上次也是故意喝我的酒杯的?他虽然在问,却没有半点反问的语气。当然同样没有责怪。

女人凭本事钓男人,勾人兴趣,也是本事。

女孩弯弯嘴角,此刻两个人正坐在套房吧台的位置,她的脚在桌子底下,有意无意的撩拨霍司砚,她娇滴滴的说:因为我想跟爸爸亲近呀。我想跟爸爸形影不离。

霍司砚手机响了,扫了眼手机。

她把氛围拿捏得实在是太到位了。

只不过,女孩在套房的客厅的角落里,看到一个女人的行李箱,之所以认出是女孩子的,因为里头女人的衣物太明显了。

爸爸身边还有其他女人么?她有些委屈的说。

霍司砚也往行李箱看去,没否认。

她长得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年轻不年轻?

霍司砚道:勾、人。

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霍司砚漫不经心道:说实话,她比你好看点。

女孩撇撇嘴,委委屈屈,说: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呀,我在这里。她会不会不高兴?

霍司砚嘴角略弯,视线又往行李箱看去,说:爸爸为了你,把她赶走了。

女孩从位置上下来,抱住霍司砚,把头埋在他胸口,说:爸爸,我想成为你身边唯一的。

霍司砚又扫了一眼行李箱,哄道,你就是唯一的。

女孩的手又往他的睡衣里面走。霍司砚抓住她的手,说:时间不早了,你既然害怕你那边,就留在这里睡吧。

霍司砚起身,要往外走。

女孩说:爸爸要去哪?

霍司砚道:出去抽根烟。

其实霍司砚这个人,不爱抽烟,目的也不是抽烟。他扫了眼手机上温知羽发过来的消息,转身往楼下走去。拿了房卡,刷开了温知羽房间的门。

温知羽已经睡着了,房间里面灯都是关的,她这个人睡觉习惯很好,呼吸声也很浅。

霍司砚掀开温知羽的被子,朝她凑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