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本地楼市
  • >
  • 精品案例|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确认纠纷案_政务_澎湃新闻-ThePaper
本地楼市

精品案例|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确认纠纷案_政务_澎湃新闻-ThePaper

2020-08-11来源:菏泽搜房网精品案例|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确认纠纷案_政务_澎湃新闻-ThePaper


案例是宝贵的司法资源。为充份展出全市法院干警司法智慧,进一步调动法官、法官助理撰写案例积极性,宿迁中院研究室相结合宿迁中院微信公众号搭起精品案例发布平台,不定期发布优秀案例,青睐全市法院广大干警社会各界投稿。

投稿地址:sqspbjb@163.com。

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证实纠纷案

报送人:宿迁中院 张熠


确认之诉属预防性法律救济,旨在预防或避免将来纠纷或侵害的再次发生。消极确认之诉须具有审判的必要性,即由于债权人不当行为致债务人的合法权益损毁,必须通过诉讼来维护;须具有适当性和实效性,即本案待证实的法律关系必须是构成纠纷的法律关系,而不是其他纠纷的前置问题。如果旨在通过一案诉讼而推迟另案的审理,则并不具备预防性救济目的,甚至是在浪费司法资源,不合乎消极证实之诉的受理条件。

裁判概要

确认之诉是指一方当事人请求法院证实其主张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存在或不不存在的诉,其中主张法律关系不不存在归属于消极证实之诉。当事人就双方争议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提起消极确认之诉,合乎民事诉讼法关于起诉条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法院。但是,若该消极确认之诉拟解决的争议已包括在前诉之中,审理前诉必然要对该争议做出裁断的,则该消极确认之诉因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关于重复诉讼的规定,人民法院应予驳回。

基本案情

原告:曹县某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山东省曹县长江路东路东段路北。

被告:赵某某,男,1960年2月13日出生,住浙江省东阳市东阳江镇茜畴村。

第三人:缴某某,男,1969年10月6日出生于,住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泗洲中大街。

原告曹县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置业公司)因与被告赵某某、第三人缴某某债权证实纠纷一案,向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某置业公司上告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裁定,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裁决。

原告某置业公司诉称:2014年4月15日,赵某某向某置业公司发出《关于催收欠款的函》,称之为2012年12月20日,赵某某与付某某签订《投资款出让协议书》,缴某某将其对某置业公司拥有的股权、债权投资款共计1500万元出让给赵某某,其中333.3万元为股权投资款、1166.7万元为对某置业公司的债权。赵某某因此拒绝某置业公司偿还其转让的债权1166.7万元及适当利息。经查某置业公司成立以来的所有财务资料,赵某某所称的股权333.3万元属实,但不不存在缴某某对某置业公司拥有1166.7万元债权及利息的事实,因而赵某某也不享有其从付某某处受让的该债权及利息。为此,诉请法院依法证实赵某某对某置业公司不拥有本金1166.7万元及利息的债权。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2012年12月20日,付某某作为转让方(甲方)与赵某某作为受让方(乙方)签订《投资款转让协议书》,约定:甲方在某公司实际投资款为1500万元,现将该1500万元转让给乙方,其中包括股权转让金333.3万元、投资款转让金1166.7万元,偿还期限1年,以1500万元为基数,按月息2.5%计算,从2011年4月7日起计算利息。某置业公司作为担保人在协议上加盖印章,另有李某某等人在协议上作为担保人在协议上亲笔签名。协议还誓约了其他内容。后因还款期期满后赵某某未遵守还款义务,缴某某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控告赵某某、某置业公司、李某某等人,该案于2014年3月26日在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案号为(2014)宿中商初字第0057号,目前正在审理中。某置业公司在该案中博士论文称:某置业公司从未欠付某某所谓的投资款项,缴某某所说的1166.7万元投资款项,某置业公司并未接到。

2014年4月15日,赵某某向某置业公司收到《关于催收欠款的函》,内容为:“某置业公司:2012年12月20日,我与付某某签署《投资款转让协议书》,缴某某将其对某置业公司享有的股权、债权投资款共计1500万元转让给本人。付某某承诺其向贵公司的投资款1500万元中的333.3万元为股权投资款、1166.7万元为对贵公司的债权,并自2011年4月7日起按月息2.5%计算出来利息。现333.3万元的股权已转让给本人,展开了股权转让变更注册。请贵公司在收到本催收函之日起三日内,向本人偿还债务全部债权1166.7万元,并按月息2.5%支付2011年4月7日起至实际还款日的资金利息。逾期本人将通过诉讼等途径依法维护本人的合法权益。赵某某 2014年4月15日。”

2014年4月20日,某置业公司向赵某某发出《〈关于催收欠款的函〉的复函》,内容为:“赵某某先生:您2014年4月15日《关于催收欠款的函》收悉。经查本公司正式成立以来的所有账务及账务资料,除付某某向本公司股权投资333.3万元外(该股权已出让给您),未找到付某某对本公司的其他投资款1166.7万元及涉及事宜。不不存在缴某某对本公司拥有1166.7万元债权(或投资款)及按月息2.5%计算相关资金利息的情形。因此,不论缴某某否向您出让所谓的债权(或投资款),均与本公司牵涉到。特此复函。某置业公司 2014年4月20日。”

2014年6月28日,某置业公司以赵某某为被告、付某某为第三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拒绝确认涉嫌1166.7万元债权不存在。

法院裁判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指出:某置业公司驳回本案诉讼属于重复诉讼。某置业公司认为,其与赵某某之间就是否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发生争议,如果不驳回本案诉讼,该状态不会持续,不存在利益风险,相关利息也会扩大,为了维护其利益,需要通过消极确认之诉来确定。对此,法院指出,确认之诉是指一方当事人催促法院证实其主张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存在或不存在的诉,主张法律关系存在是大力证实之诉,主张法律关系不不存在是消极证实之诉,本案归属于债务人提起的债务不不存在的消极证实之诉。当事人就双方争议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提起消极证实之诉,如果合乎民事诉讼法关于控告条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该予以受理,但同时应遵循“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驳回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再次起诉,且前后诉讼的当事人、诉讼标的均相同,诉讼请求亦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的,包含重复起诉,应该裁决未予受理;已经法院的,裁决驳回控告。本案中,某置业公司诉请拒绝证实赵某某对其不享有1166.7万元债权及利息,该债权是赵某某从付某某处转让而来,本案诉请的实质是债权转让的基础债权是否存在,即付某某对某置业公司享有1166.7万元债权是否不存在。而在另案缴某某控告赵某某、某置业公司等人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中,某置业公司已就该问题明确提出抗辩,认为其从未欠付某某所谓的投资款项,付某某所说的1166.7万元投资款项,某置业公司并未接到。某置业公司该博士论文实质是主张不存在债权转让的基础债权,与本案的诉请实质相同。因此,某公司明确提出的本案消极证实之诉白鱼解决的争议事实上已包含在前诉之中,而审理前诉必然要对本案所牵涉到的债权是否存在之争议做出裁断,根据司法解释规定,本案控告归属于重复诉讼,法院对此予以上诉。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4)宿中商初字第00227号民事裁定:上诉原告某公司的控告。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原审裁决确认事实基本确切,处理结果恰当,依法予以保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作出(2015)苏商终字第00562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例上报单位: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魏良军、张 熠、吴雪林

二审合议庭成员:史留芳、王 强劲、林 佳

宿迁中院官方微信

微信ID:sqfyweixin

原标题:《精品案例|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确认纠纷案》

阅读原文

编者按案例是宝贵的司法资源。为充分展出全市法院干警司法智慧,进一步调动法官、法官助理撰写案例积极性,宿迁中院研究室依托宿迁中院微信公众号搭建精品案例发布平台,不定期发布杰出案例,欢迎全市法院广大干警社会各界投稿。投稿地址:sqspbjb@163.com。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确认纠纷案报送人:宿迁中院 张熠评论确认之诉属预防性法律救济,目的预防或避免将来纠纷或侵犯的发生。消极证实之诉须具有审判的必要性,即由于债权人不当不道德致债务人的合法权益损毁,必须通过诉讼来保护;须具有必要性和实效性,即本案待确认的法律关系必须是包含纠纷的法律关系,而不是其他纠纷的前置问题。如果旨在通过一案诉讼而推迟另案的审理,则并不具备预防性救济目的,甚至是在浪费司法资源,不符合消极证实之诉的受理条件。裁判摘要证实之诉是指一方当事人请求法院证实其主张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存在或不存在的诉,其中主张法律关系不不存在归属于消极证实之诉。当事人就双方争议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驳回消极确认之诉,合乎民事诉讼法关于控告条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但是,若该消极证实之诉拟解决问题的争议已包括在前诉之中,审理前诉必然要对该争议作出裁断的,则该消极证实之诉因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二百四十七条关于重复诉讼的规定,人民法院应予上诉。基本案情原告:曹县某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山东省曹县长江路东路东段路北。被告:赵某某,男,1960年2月13日出生,住浙江省东阳市东阳江镇茜畴村。第三人:付某某,男,1969年10月6日出生,寄居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泗洲中大街。原告曹县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置业公司)因与被告赵某某、第三人缴某某债权确认纠纷一案,向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诉讼。某置业公司不服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裁定,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裁决。原告某置业公司诉称:2014年4月15日,赵某某向某置业公司发出《关于催收欠款的函》,称之为2012年12月20日,赵某某与付某某签署《投资款出让协议书》,付某某将其对某置业公司享有的股权、债权投资款共计1500万元转让给赵某某,其中333.3万元为股权投资款、1166.7万元为对某置业公司的债权。赵某某因此要求某置业公司偿还其受让的债权1166.7万元及适当利息。经查某置业公司成立以来的所有财务资料,赵某某称之为的股权333.3万元属实,但不存在付某某对某置业公司拥有1166.7万元债权及利息的事实,因而赵某某也不拥有其从付某某处受让的该债权及利息。为此,诉请法院依法确认赵某某对某置业公司不拥有本金1166.7万元及利息的债权。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2012年12月20日,缴某某作为转让方(甲方)与赵某某作为受让方(乙方)签定《投资款出让协议书》,誓约:甲方在某公司实际投资款为1500万元,现将该1500万元出让给乙方,其中还包括股权转让金333.3万元、投资款转让金1166.7万元,还款期限1年,以1500万元为基数,按月息2.5%计算出来,从2011年4月7日起计算出来利息。某置业公司作为担保人在协议上砖墙印章,另有李某某等人在协议上作为担保人在协议上签名。协议还约定了其他内容。后因还款期期满后赵某某未遵守还款义务,缴某某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控告赵某某、某置业公司、李某某等人,该案于2014年3月26日在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法院,案号为(2014)宿中商初字第0057号,目前正在审理中。某置业公司在该案中博士论文称之为:某置业公司从未欠付某某所谓的投资款项,缴某某所说的1166.7万元投资款项,某置业公司并未接到。2014年4月15日,赵某某向某置业公司发出《关于催收欠款的函》,内容为:“某置业公司:2012年12月20日,我与付某某签订《投资款转让协议书》,缴某某将其对某置业公司享有的股权、债权投资款共计1500万元转让给本人。付某某允诺其向贵公司的投资款1500万元中的333.3万元为股权投资款、1166.7万元为对贵公司的债权,并自2011年4月7日起按月息2.5%计算利息。现333.3万元的股权已出让给本人,展开了股权转让更改登记。请喜公司在接到本催收函之日起三日内,向本人偿还债务全部债权1166.7万元,并按月息2.5%缴纳2011年4月7日起至实际还款日的资金利息。逾期本人将通过诉讼等途径依法确保本人的合法权益。赵某某 2014年4月15日。”2014年4月20日,某置业公司向赵某某发出《〈关于催收欠款的函〉的批示》,内容为:“赵某某先生:您2014年4月15日《关于催收欠款的函》收悉。经查本公司正式成立以来的所有账务及账务资料,除付某某向本公司股权投资333.3万元外(该股权已转让给您),未发现缴某某对本公司的其他投资款1166.7万元及相关事宜。不存在缴某某对本公司拥有1166.7万元债权(或投资款)及按月息2.5%计算出来涉及资金利息的情形。因此,不论付某某否向您出让所谓的债权(或投资款),均与本公司无关。特此批示。某置业公司 2014年4月20日。”2014年6月28日,某置业公司以赵某某为被告、缴某某为第三人,向法院驳回诉讼,要求证实涉嫌1166.7万元债权不不存在。法院裁判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某置业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属于重复诉讼。某置业公司指出,其与赵某某之间就否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发生争议,如果不驳回本案诉讼,该状态不会持续,存在利益风险,涉及利息也不会不断扩大,为了维护其利益,需要通过消极证实之诉来确定。对此,法院指出,确认之诉是指一方当事人请求法院证实其主张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存在或不不存在的诉,主张法律关系存在是积极确认之诉,主张法律关系不存在是消极确认之诉,本案归属于债务人提起的债务不存在的消极确认之诉。当事人就双方争议的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驳回消极确认之诉,如果符合民事诉讼法关于控告条件规定的,人民法院应该予以受理,但同时不应遵循“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驳回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再次控告,且前后诉讼的当事人、诉讼标的均相同,诉讼请求亦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的,构成重复控告,应当裁定未予法院;已经法院的,裁决上诉起诉。本案中,某置业公司诉请要求证实赵某某对其不享有1166.7万元债权及利息,该债权是赵某某从付某某处转让而来,本案诉请的实质是债权出让的基础债权是否存在,即付某某对某置业公司享有1166.7万元债权是否存在。而在另案付某某控告赵某某、某置业公司等人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中,某置业公司已就该问题明确提出申辩,指出其从未欠付某某所谓的投资款项,缴某某所说的1166.7万元投资款项,某置业公司并未收到。某置业公司该答辩实质是主张不不存在债权转让的基础债权,与本案的诉请实质相同。因此,某公司提出的本案消极确认之诉拟解决的争议事实上已包含在前诉之中,而审理前诉必然要对本案所涉及的债权是否不存在之争议作出裁断,根据司法解释规定,本案控告属于重复诉讼,法院对此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宿中商初字第00227号民事裁定:上诉原告某公司的控告。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原审裁决确认事实基本清楚,处理结果恰当,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做出(2015)苏商终字第00562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案例上报单位: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合议庭成员:魏良军、张 熠、吴雪林二审合议庭成员:史留芳、王 强劲、林 欠佳宿迁中院官方微信微信ID:sqfyweixin原标题:《精品案例|曹县某置业公司诉赵某某等债权证实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