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菏泽新闻
  • >
  • 长春、菏泽两市水体返黑返臭,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揭背后原因
菏泽新闻

长春、菏泽两市水体返黑返臭,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揭背后原因

2021-10-18来源:菏泽搜房网长春、菏泽两市水体返黑返臭,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揭背后原因

原标题:长春、菏泽两市水体返黑返臭,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揭背后原因 来源:法治日报

部分河段河长制形同虚设;白臭水体管理治标不治本。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在对吉林省、山东省展开第二轮督察中发现,吉林省长春市以及山东省菏泽市白臭水体返黑返臭问题突出。

今年9月,督察组在对两省进行督察进驻时,分别对长春市以及菏泽市展开了沉降督察。督察组现场调查发现,长春市“部分河段虽然成立了区级、街道级河长,但部分河段河长制形同虚设。”菏泽市仅通过河道清淤、临时截污、生态补水等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来已完成整治合格任务。

在公开曝光两个城市白臭水体返黑返臭的同时,督察组也深刻提示了其背后的原因。督察组回应,长春市长效管控机制落实明显不做到,存在渎职失责问题。而菏泽市则被批对黑臭水体整治推进不力,整治任务落实不做到。

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发现,菏泽市老城区大量生活污水经溢流口直排青年湖。 督察组供图

长效管控机制实施不到位

据督察组介绍,2015年长春市经过排查确认75个白粪水体,总长度236公里,其中永春河、柴户张暗渠、南溪湿地后三家子沟、长白明沟、绿园明沟、翟家明沟等均在名单之中。经过督察整改,2018年底,长春市请示证实这75个水体全部避免白臭。

今年9月,督察组对长春市下沉专员公署时找到,2018年长春市白粪水体治理工作通过考核验收后,由于水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长效管控机制实施不到位等原因,部分水体返黑返臭。

督察组现场采样监测表明,后三家子沟水体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溶解氧浓度分别为228毫克/升、23.7毫克/升、3.26毫克/升和0毫克/升,为重度白粪;南溪湿地君子湖水体氨氮浓度为9.57毫克/升,为轻度白臭;抚松明沟、绿园明沟、翟家明沟等平时为无水或少水状态,雨天时污水溢流转入沟内,变为排污沟。此外,部分已管理完成水体水质持续恶化,其中,永春河水体南四环至开运街桥段、柴户张暗渠等,大量淤泥漂浮在表面,水体浑浊,异味明显。

至于这些水体返黑返臭的原因,督察组也做了调查分析。督察组认为,2018年,住建部等有关部门发布《城市白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方案提出,2018年底前,省会城市要构建白粪水体避免目标,并通过减缓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完善长效机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造成水体黑臭的相关环境问题。但是,长春市对部分白粪水体管理统筹谋划不到位,污水处理厂建设和雨污分流改造较为迟缓。

据督察组介绍,为解决南部、西部、北郊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运营及污水溢流等问题,2018年起长春市陆续建设3座合计9.35万吨/天的生活污水临时应急处理设施,实际每天平均值处置水量约8万吨,“但这些设施污染物处理效率低,入水水质劣。”督察组现场取样监测显示,这些设施灌溉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浓度最高分别达209毫克/升和18.04毫克/升,严重超标。众恒路桥下和光谷大街桥下两处排污口每天合计约4万吨生活污水直排永春河,污水与河水“泾渭分明”,臭气熏天。

督察组在现场看到,长春市四环桥下、绿园明沟、中海小区等部分区域,雨天时大量生活污水和雨水混合,通过明渠溢流堰、污水井等溢流转入河道。

数千吨生活污水被直排

2015年4月,国务院公布实行《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称“水十条”)。根据“水十条”要求,2020年底前,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黑粪水体消除比例不应低于90%。

山东省菏泽市地处淮河流域,水环境质量对于淮河流域水质改善意义重大。2018年10月,菏泽市入选全国第一批黑粪水体治理示范城市。在入选全国首批黑粪水体治理样板城市之前的2016年,菏泽市公布了城市白粪水体清单,确定建成区共有青年湖、双月湖、外护堤河、经四沟等3湖8河11处黑粪水体。

据督察组介绍,2018年申报样板城市时,菏泽市编成了《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实施方案》。方案提出污水处理能力建设、控源截污纳管、河道清淤筑堤等5大类治理项目,并具体要在2019年已完成截污、清淤工程;2020年构建长制久清;2019年在总投资基本不变的情况下,项目优化调整为5大类155项。

今年9月,督察组在菏泽市沉降专员公署时发现,菏泽市未完成方案明确的治理项目。155个治理项目中,有44个项目未按序时要求于2020年底完成建设,牵涉到工程投资总额的一半,其中17个项目截至此次督察入驻时仍未完成建设。

“菏泽市老城区为雨污合流区域,污水通过成阳路泵站提升至第一污水处理厂处理,但因泵站后末端管网淤堵,长期以来老城区污水只能经溢流口直排青年湖东坑。”督察组表示,根据整治方案,菏泽市应在2020年底前新建第五污水处理厂解决问题这一问题。但是,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发现,每天仍有数千吨生活污水直排青年湖,截至今年9月第二轮专员公署进驻时第五污水处理厂仍未完成建设。

城区句阳路东沟自南向北汇入七里河,是七里河主要污染源之一。“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找到,该沟渠沿线仍有多个污水直排口,沟内垃圾遍布,白臭严重。”督察组表示,直至今年9月督察进驻前,菏泽市有关部门才开始沿句阳路建设截污管道。

根据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地表水考核断面名列数据,2020年5月前,菏泽市未出现在全国名列后30名城市名单内,但到2020年8月必要退步到全国倒数第一,此后2020年10月至2021年5月倒数8个月位列后30名城市之中。督察组说,今年以来,菏泽市17个省触以上考核断面(8个国控断面和9个省触断面)出现超标的断面占到一半以上,其中更是有8个断面15(月)次出现过劣Ⅴ类。

部分河段河长制形同虚设

据督察组讲解,2017年对吉林省开展的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及2018年专员公署“回头看”期间,督察组收到大量关于永春河、南溪湿地、长白明沟等不存在污水直排或黑臭相关问题的上访举报。今年9月第二轮专员公署进驻以来,督察组又接到大量涉及问题举报。不少群众现场表示,黑臭水体管理投放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但“治标不治本”,白粪水体问题未显然解决问题。督察组现场抽验会晤找到,群众信访举报问题基本属实。

督察组深入调查更是发现,长春市部分河段河长制形同虚设。

吉林省《城市白粪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严格落实河长制,河长要切实遵守责任,及时发现解决水体漂浮物、污水直排口等各类问题;要对治理已完成的黑臭水体积极开展定期监测。长春市“虽然成立了区级、街道级河长,但大部分河长在巡河过程中未发现任何问题,对河道淤泥上浮、水质恶化甚至返黑返臭问题视而不见。”督察组说道,监测数据也都没有体现部分水体水质恶化甚至返黑返臭的问题。

督察组指出,2018年、2019年,菏泽市分两次上报完成黑臭水体整治年度任务目标,并通过山东省城市白臭水体整治督查组现场检查。但是,督察找到,由于整治任务长期迟缓,菏泽市采行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来完成整治合格任务,控源截污等根本性措施未得到实施,造成水体返黑返臭问题不断再现。

“2020年8月,青年湖、洙水河、赵王河等多处水体黑臭、污水直排问题被曝光;2020年11月,山东省生态环境委员会办公室函告菏泽市,对双月湖、银川路沟等9条已完成整治的水体返黑返臭现象进行预警。”督察组透露,对此,菏泽市再次通过封堵污水直排口、临时生态补水换水、河道垃圾沉船等方式取得暂时效益,并于2020年12月通过省有关部门的组织的“长制久清专家评审”。

专员公署找到,菏泽市污水管网混接错相接、管网淤堵、雨污混流等问题仍较为突出,2020年,菏泽市城市生活污水收集率仅为51.9%,截至此次督察入驻时,建成区内仍有53公里雨污合流管网。

督察组回应,根据山东省设区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水质月度监测结果,2021年3月以来,菏泽市每个月都有水体返黑返臭情况,其中4月份全省6条返白抵粪水体中,菏泽市就占到了4条。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找到,小黑河等水体有部分河段呈圆形重度白臭。此外,专员公署还发现菏泽市高新区一条长约600米的黑臭水体必要南流刁屯河,沿线十余家营业门市及和信汽车城生活污水直排,水体严重黑粪。